Hackpads are smart collaborative documents. .

YingChu Chen

1091 days ago
Unfiled. Edited by YingChu Chen 1091 days ago
  • Yingchu ycchen17@gmail.com
 
825 days ago
Unfiled. Edited by YingChu Chen 825 days ago
YingChu C
  • 進口食品的查證資訊:
 
 
相關新聞:
日本「製造所固有記號」網站有提供各種產品產地編碼方式,例如杯麵類,代碼標示為「A」,粉狀調味料類代碼A1,都是代表製造工廠地點。
  •  
 
1164 days ago
Unfiled. Edited by TH Schee , YingChu Chen 1164 days ago
  • Hong Kong: ODHK
  • Thailand: Thai Netizen
 
 
  • 參考
 
TH S
  • 24小時制標示
TH S 問題:
 
  • 公務人員學習認證如何尋找主協辦單位
YingChu C
  • 本要點所稱學習機關(構)如下:
  • (一)  政府機關及其所屬訓練機構。
  • (二)  立案之學校、公立社會、文化、教育機構。
  • (三)  直轄市、縣(市)政府辦理或委託辦理之社區大學。
  • (四)  教育部核准設立之學術研究機構。
  • (五)  經政府機關委託辦理學習課程之民間學習機構。
  • 所以除非協辦單位有以上的資格且願意幫忙做登錄的動作,不然我們沒有辦法做這件事哦!且要收集公務人員的身份證字號、工作部門、工作電話、工作位置地址,相當於個資收集的行為。
 
1057 days ago
Unfiled. Edited by YingChu Chen 1057 days ago
TH S
  • 我想的方向沒有那麼窄,是不是「專案」可能也要看看。但怎麼讓 government 更 creative 而且是真的能做出來一些東西,我覺得還蠻重要的。
YingChu C
  • more sexy government , engagement, more trust.
 
965 days ago
Unfiled. Edited by TH Schee , YingChu Chen 965 days ago
TH S 開放資料在台發展五年的變與不變
 
  • 說明
 
目的:簡短回顧五年來發展的關鍵變與不變,這份是一直變動的草稿。
預計:刊登在個人 Blog。
 
 
  • 本文草稿(第一部分:不變)
 
開放資料在台灣的發展,看似熱鬧,實則緩步。風潮驟起,連台北市候選人柯文哲也時尚跟風,提出讓城市透過資料開放,促成政府開放和城市發展的說法。一個模糊不清的概念,如何在五年之內落實到訊息的孤島。這個大時代所提供的翻轉契機,亟需更多觀察。但五年倏忽即過,變的是哪些,不變的又是什麼?變動的容易感測,所以先讓我們很快的看哪些事是沒有變的。
 
(一)不變:績效評估和指標的貧乏
 
過去幾年,政府執行開放資料計畫的績效指標,從單純變得更為複雜,而且涉及的層面越來越廣。檯面上從最初模仿美國的績效(如:Open Government Initiative, GSA, OGP)進展到英國的說法(例如:ODI, Tech City),再從不曾出現的法國(例如:ETALAB)到亞太區域內角色日漸吃重的韓國(例如:政府內部其實很熟的 NIA 機構)。但怎麼兜怎麼轉,總是抓不太到有效的績效評估和指標。
 
資料開放乍聞之下是新興領域,指標訂立可能困難重重。但國際上有不少互相競爭的指標,從美國 GSA 到歐洲主導的  OECD,從 Tim Berners-Lee 個人提出的 Linked Open Data 到 World Wide Web Foundation 的 Web Index 計畫
 
若你問:「第一手接觸這些指標的人有沒有?」很少。「那第二手呢?」很多,尤其是幾個不太需要在公開場合出現的單位。你畢竟不是他的業主,他根本沒有必要讓你知道。很可惜的是,最簡單的績效指標一開始就落得跟小學生堆砌數字沒有兩樣:資料集的數量。但為什麼需要這個指標?為什麼這些指標都如此的類似?指標是怎麼來的?指標本身經過討論和研究的部份是什麼?在「誰說了算」的那個關卡之前,指標是怎麼選出來的?
 
其實你我也不用擔心,被選定的指標很快就會出現。掛在示範性的資料目錄 (data catalogue) 網站,成為第一批看的見的指標之一。由地方政府帶頭執行,接下來這齣戲一眼三年,連南投在2014年中也加入中央各機構更是不遑多讓
 
五年來在不同的場合一再被問到同樣的問題,甚至同樣是一個部會的不同單位,在一天之內連續三封來信丟出同樣問題的詭異現象。經典問題如:
 
  • 開放資料到底能否促進經濟發展?
  • 有沒有國外的報告說明成功案例?
 
聽到不禁啞然失效,腦袋裡浮現的指標項目就是「成功學」的選擇題。問題問錯了,回答的出來反而是害了你,做實了錯誤的指標發展。
YingChu C
  • 啞然失笑?
 
TH S 在這脈絡下,於是第二批知名指標也發展出來:商機,以產值數字的形態呈現。在經濟部工業局的攙扶之下,各種匪夷所思的指標也陸續在各種會議結束後的新聞稿出爐。很多指標一看就知道是國小數學的加法,號稱以一國之力的高度加速發展到這樣的成績,不兀自檢討實在說不過去。
 
難道沒有對政府內部更派的上用場的指標?難道從台北市第一個資料目錄網站上線的三年之後,沒有發展和修正出更為細膩更好的指標?
 
(二)不變:智庫不敢打破老闆的碗
 
開放資料的興盛,最大的既得利益者之一是智庫。難得有個和電子治理以及政府改造的話題,能火生的這麼猛,有這麼多的實務工作者 (practitioner),以及這麼多的媒體關注。這對於相關的研究者來說,真是再驚奇也不過的現象。但如何在攪和的現象浪潮找到研究的路線,抓出研究者的價值,這就端看研究者的資歷如何,經驗老不老道,或是知不知道「潛龍勿用」的道理。這些智庫都很有經驗,也知道角度要怎麼抓。不要說潛龍,只要妝成小蛇,就能開闢新的研究案,延續過去的研究專長,反正方法都是人想的。
 
China Digital Times 的一篇專訪寫道了這個現象,在台灣也是成立的。
 
  • 程曉農:最大不同之處在於資金來源,中國智庫中百分之九十是面向政府的,他們不僅僅給政府寫政策建議和分析文章,他們的資金來源也主要靠申請政府的國家基金和研究基金。所謂面向政府,就是說他們的一切競爭全是為了討好政府來換取更多的研究經費。
 
昭然若揭的自我禁錮,影響不可不謂大矣。
 
(三)不變:系統整合商變形生存
 
政府服務創新服務執行的最後一哩是系統整合服務商,例如資料目錄的建置和活動的舉辦,這層生態至今為止,並沒有因為開放資料的蓬勃發展而得到任何改變的機會。我們可以藉由分析行政院公共工程委員會的公開資訊,得到這個明顯的結論。
 
看穿(不是揭穿)這件事有個大秘訣:Just follow the money.
 
技術導向的系統整合服務商必須更為軟化身段,而非以技術導向知名的系統整合服務商,也樂得學習新的把戲,認識... 變出更多可以寫在規格書的文字。
 
(四)不變:公眾諮詢苟且稀落
 
各種不同類型的公務機關,由於資料開放政策之所然,只好亂點鴛鴦譜。今年相關的場次不下兩百場有之,例如台灣科技化服務協會和商業司的座談,以及若干政務委員大大小小的座談。被敲請列席的人多了,
 
但除了極為少數之外,多數是散彈打鳥,稀稀落落。這些會議有共同的特點,例如:
 
  • 會議目的常常不清不處,沒有基本文件說明
  • 會要開了,到底需要與會者做什麼,不清不處,沒有基本文件說明
  • 若是中長期計畫(三年以上),專家會議多半沒有相對應的網路服務系統支持,每次都是承辦人 email 往返
  • 若有更上游的架構計畫,那麼各下游分項的專家會議,與會者多半對全局之間的交互關係,沒有透過網路可以快速了解的管道。或是有,但承辦人也不習慣主動揭露和告知
  • 稍微做的比較好的,一兩個月前就會約好時間,但什麼訊息還是沒有,或是貧乏到簡直是羞辱的狀態
 
因此舉辦再多的專家會議都難收時效。參與會議本身是否有價值、結論是否可累積、文件是否能追溯、計畫和計畫之間是否有訊息交換的機制,這些都是細膩精鍊的現代文官(不一定是政府機構)體制應該有的基本水準。專家會議是常態公眾諮詢的一環,但我參加過在國內不下百場的會議,鮮少看到主其事者善用網路,讓公眾諮詢更能細膩運作,落實會議價值的作法。
 
這個部分的不變在資料開放的大小座談當中,又更明顯的暴露出不變的韌性。對於公共諮詢策略和作法,只能夠過放大指定邀請的專家範圍來彌補。這是黔驢技窮的徵象。
 
(五)不變:還是不會用資料
 
回到最實際的問題:會不會用資料?這跟年輕人在談大數據的那個笑話如出一轍。人人都在談,但有好經驗的,早派用場了。
 
試想,以下哪些情境你已經不幸遭遇?
 
  • 自己會用資料
  • 自己會用資料,而且是公務人員,但資料開放業務不是我的業務
  • 自己會用資料,但寫信去反應給資料提供者一些資料品質的問題,對方聽不懂
  • 自己根本不會用資料,只好轉貼看起來會用資料的人的訊息
  • 自己和自己的夥伴都會用資料,但都不是公務人員
  • 自己和自己的夥伴都會用資料,但不知道資料開放網站建置單位是誰
 
(六)不變:沒有資訊自由法,但有很多大數據?
 
越細膩的科層組織 (bureaucracy) 越知道如何在進退之間,發展出因應的作法。這點我們在 Open Government Partnership 成立三年之後的各種獨立審查機制 (independent reporting mechanism ) 的產出,也更明確的看出政府顯然精熟於在外交場合演戲的這回事。
 
資訊自由法 (Freedom of Information Act) 才是基本的...
 
(七)不變:
 
當資料開放的議題成為普遍的討論話題,甚至不少新興個人和團隊需要資料開放以實現本來沒想過的執涯發展面向,
 
 
  • 本文草稿(第二部分:變)
 
  • 變:社群的社會化
 
這邊指的「社群」是狹義的網絡社群,尤其是以開放源碼 (open source) 出發的網絡社群。
 
 
982 days ago

Contact Support



Please check out our How-to Guide and FAQ first to see if your question is already answered! :)

If you have a feature request, please add it to this pad. Thanks!


Log in